家庭教育-家庭生活-家庭顾问网
  当前位置: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 家庭生活 > > 正文

中国家庭︱没有硝烟的韩国教育战争中,谁是最后赢家

   日期:2019-05-13 22:33    

 

中国家庭︱没有硝烟的韩国教育战争中,谁是最后赢家

《天空之城》宣传海报。

《天空之城》(Sky Castle)是2018年韩国JTBC电视台推出的一部收视爆棚的讽刺喜剧。天空之城为一座韩国顶端0.1%上流所居住的城堡,齐聚此地的名牌大学父母们希望将自己的子女送入名牌大学,送上金字塔顶端。然而,父母们对名校的执念不仅没有得偿所愿,反而导致了一个个家庭悲剧的诞生。

为了报复父母,朴英才在考上首尔医科大学后离家出走,得知真相的妈妈李明珠于雪夜饮弹自杀。

一直以哈佛女儿为骄傲的博士夫妇车敏赫和卢胜慧发现,考上哈佛不过是女儿重压之下撒下的弥天大谎。

… …

荒诞的是,这部揭露教育弊端的讽刺喜剧并没有起到讽刺效果,反而成为一些家长教育孩子的“金科玉律”:主人公同款封闭书桌订单量暴增,很多家长在留言里互求优质补习的信息,课外补习的热度不降反升,“哪怕现在已经迟了,也想加把劲”。

也许没有人能够放弃争取站上金字塔顶端的机会。在韩国,“SKY”所代表的三所顶尖高校(Seoul National University首尔大学、Korea University高丽大学和Yonsei University延世大学)是金字塔的登顶缆车,进入任意一所就意味着你将拥有最好的工作机会、人际关系以及婚姻市场,成为所谓的“上层人”。据统计,韩国最大规模企业的CEO们,70%是这三所大学的毕业生,而80%的司法机构公务员来自这三所大学。

在如此境况下,学生和家长如同扑火飞蛾般涌入竞争队伍,教育成为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韩国教育部和统计厅公布的资料显示,2018年韩国课外补习总参与率高达72.8%,人均每月课外补习费为29.1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721元)。首尔等大都市的父母在课外补习上更是毫不吝啬,韩国SBS电视台2017年9月播放的纪录片《课外教育的悖论》报道称,有些家庭每月的补习花费甚至超过300万韩元(约合18, 000元人民币)。

韩国教育史:均衡化政策加剧“影子教育”?

私人辅导(private tutoring),即“影子教育”(shadow education),在韩国可谓历史悠久。早在上世纪中叶,韩国就出现了私人辅导。过去的70年中,政府不断推行教育均衡化政策(education equalization policy),旨在解决教育不平等。然而,伴随着政策的推行,影子教育反而愈演愈烈。

韩国教育的学制是“6-3-3-4”制,即小学6年,初中3年,高中3年,大学本科4年。20世纪50年代,升入初中、高中和大学都要通过升学考试。为顺利升入初中,一些小学在夜间和周末组织专门的收费课程,放学后的恶补课开始流行。这种课外应试准备遭到广泛的批评,教育部发布多项禁令要求终止该做法,但并未产生成效。

于是,韩国政府试图通过改革教育阶梯各阶段的学生筛选机制,平衡教育资源来减少课外私人辅导。1969年起,政府开始推行教育均衡化政策,将公私立初中的入学考试取消,由抽签决定学校,并废除一流学校。1971年,该政策在全国普及,实现了为所有学生提供义务教育的国家目标。

然而,这项改革并未解决私人辅导的问题。学校发现自己招收的新生中,学习层次的差异加大了,那些既有才华又有壮志的学生认为,在初中的混合能力班里,他们的需要得不到充分满足,不得不参加课外辅导,为考高中做好准备。

这种模式的出现,使韩国政府于1974年在更大范围内启用抽签体系,来分派普通高中学位。到1980年,这项政策已经在20个城市实施,并于2003年覆盖73%的普通高中生。和1970年代初中教育改革相似,高中抽签制度限制了学生分流,不同层次的学生被分配到同一高中接受同样的教育。

1974年开始的高中均衡化政策看起来符合逻辑又具有吸引力,乍一看可以应用于其他国家来促进教育公平。但相当一部分学者将影子教育的繁荣直接归因于该政策。无差别的教学进度无法满足各层次学生对于知识的需求,望子成龙的父母们只能通过课外辅导来为子女提供个性化教育,从而加剧了影子教育的繁荣。

影子教育的繁荣造成本末倒置的教育状况,公立学校教育质量下滑。由于多数学生可以通过课外补习学习知识,老师教学热情下降,消极怠工,课堂形同虚设,原本不参加补习的人无法从课堂中获得知识。在这种恶性循环中,影子教育也由此成为韩国教育的必需品,而非选项之一。

妈妈们的战争:信息争夺与教育跟踪

对名牌大学的渴望以及对学校教学质量的不满使韩国父母极度依赖影课外补习。韩国教育开发院的《教育统计年报》显示,2014年韩国私人教育机构数达到了近7万家,在数量庞杂的教育机构中挑选出适合自己孩子的课外补习并非易事。

由于“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性别分工,韩国女性承担了绝大部分教育子女的任务,包括选择辅导机构并监督孩子教育。

在《天空之城》中,学生妈妈们有专属于自己的社会网络,在照顾孩子生活起居的闲暇时间,她们定期见面分享关于私人补习的信息。由于优质私人教育的稀缺性,分享信息的圈子具有排他性。如果无法与其他家长保持良好的互动关系,就会无法进入这个圈子,从而失去获得优质信息资源的机会。

中国家庭︱没有硝烟的韩国教育战争中,谁是最后赢家

分享信息的高等级圈聚会。

除了收集信息,为孩子选择优质的补习班,妈妈们还需要检查补习班发送的报告卡以及咨询补习教师来观察孩子的进步。与公立学校教育相比,私人补习是一项教育服务,可以根据学生的具体需求进行定制。因此家长通常在参加私人辅导的同时跟踪孩子的学习成绩,并根据需要进行干预以修改课程和教学。补习老师金珠英在剧中所言毫不夸张,“高考是需要考生、对考生尽全力的妈妈和补习老师的三人四角游戏”。

如下图所示,韩国女性的劳动力参与率几乎在其整个生命周期中都低于其他发达国家。并且,相比于西方发达国家倒U型的年龄-劳动力参与情况,韩国和日本妇女的劳动力参与情况是M型。以2005年为例,韩国女性劳动力参与率在20-30岁急剧下降,然后在30岁末期反弹并在40岁中期再次下降。

中国家庭︱没有硝烟的韩国教育战争中,谁是最后赢家

各国女性劳动力市场参与率。


(编辑:清枫学长)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2004-2023 edu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08103758号
网站信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