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家庭生活-家庭顾问网
  当前位置: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 婚姻情感 > > 正文

私荐||凡人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

   日期:2019-05-14 09:52    

 

非姐说

大约,金庸先生就和我们许多凡夫俗子一样,都是在小说里,完成对理想爱情的向往和致敬吧。

私荐||凡人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

非姐写在前面:

金庸离世,作为一个在中学时代看完他所有小说的读者,作为一个曾经采访过他的记者,我总得写点什么。

私荐||凡人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

出手总比别人慢几拍,晚上才写出了一篇《比金庸离世更令人难过的,是那个理想时代的不再》,还好,虽然错过了发布的最佳“热点”时间,打开不高,但还是引起了不少共鸣。

我在文里高度评价了金庸作为传统文人的理想践行,也提了一句他极富争议的第三段婚姻。关于金庸,最大的争议,莫过于此。

他在第二段婚姻中时,移情酒店(一说是酒吧)16岁女招待,并且坚持和曾经共创业度时艰的妻子朱玫离婚,娶了这位年轻姑娘。

骄傲倔强的朱玫一直不肯原谅金庸,也不接受他的金钱资助,生活陷入窘迫,不几年便抑郁因病离世。

有传闻说,金庸长子跳楼自杀,也并非是和女友闹不快,而是不能接受父母亲的离婚事实。

私荐||凡人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

很多悼念文章里,也许是有意,也许是无意,都回避了金庸这段往事,倒是金庸自己,在接受采访时坦承:

别人怎么看我不管,但我对不起她。我的爱情观不够道德。一个人一辈子的爱情,一生一世只爱一个人,我做不到。

挺真实的。一生一次心意动的爱情,固然令人神往,可的确太理想化。虚构人物之外,现实中怕是没有几人能做到。若真能对一个人动心了便是一辈子,在我看,不论能否在一起,这都是修来的造化和大幸运。

而金庸和我们大多人一样,是个凡人。

他在《雪山飞狐》里写:

一刀便能斩断的情丝,便不能叫情丝。

金庸塑造了很多为爱专情、深情的男子形象,可他自己这一辈子却其实很矛盾。他在小说里构建了一段段理想化的浪漫爱情,可生活终究是生活。

大约,金庸先生就和我们许多凡夫俗子一样,都是在小说里,完成对理想爱情的向往和致敬吧。

下面,我们就来给大家说说金庸的三段婚姻故事。

多年前,金庸在接受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采访时曾说:

“我自己的爱情生活不是很圆满的,也谈不上凄美,总之不是很圆满,不很理想!”

对于第一段婚姻,他自谓“受到背叛”;对第二段婚姻,他说“对不起自己的妻子”;第三段婚姻,怡情怡身,但也谈不上soul mate,平稳走到了人生尽头。

私荐||凡人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

这几段感情都和他笔下用情至深至专的侠客们相去甚远。

三段婚姻,加上坊间流传的金庸暗恋“长城公主”夏梦的情事,构成了金庸情感世界的四个篇章。

01

杜冶芬:双木成林,却人散鸟飞尽

金庸曾在《倚天屠龙记》里如此写少男初恋的心境:

“他可不知世间少年男子,大都有过如此胡里胡涂的一段初恋,当时为了一个姑娘废寝忘食,生死以之,可是这段热情来得快,去得也快,日后头脑清醒,对自己旧日的沉迷,往往不禁为之哑然失笑。”

金庸一辈子对情感的追求很强烈,这是因为他从小得未到过充分的爱。


虽然出身浙江海宁显赫世家,13岁就失母,父亲又娶了家里的丫鬟,自小父亲在他的生活里好像不存在,所以,“寻父”是他作品中最常见的一个主题。后来提起父亲时,他常说的是父亲这人性格软弱,“没什么用”。


少年时期金庸调皮,他忙着“革师长的命”,高中被退学一次,大学又被退学一次。我们所知道的他的第一段爱情,也就是他的第一段婚姻,发生在1946年,他23岁的时候。

这一年,中央政治大学退学生查良镛随家人来到杭州定居,获得自己的第一份工作,《东南日报》的编辑。在负责《东南日报》副刊时,和一位名叫杜冶秋的少年因笔论不打不相识。两人约定见上一面。

在一个星期天下午,金庸来到杜家登门拜访,本来只是一次普通的会友经历,不想却邂逅了自己未来的第一任妻子——杜冶秋的妹妹杜冶芬。

私荐||凡人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

当时杜家大小姐年方十七,生得美丽,见到她之后,金庸第二天就再度登门,送去门票,邀请杜家一起去东南日报社楼上观赏郭沫若编剧的话剧《孔雀胆》。

此后,金庸经常往杜家跑,一来二去,他和杜小姐正式确定恋人关系。

1946年,金庸从杭州来到上海,考进当时全国知识分子趋之若鹜的《大公报》当记者。

两年后,《大公报》决定在香港设立分社,派金庸前往筹备。香港距离上海路途遥远,金庸下决心要把终身大事定下来。

私荐||凡人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

金庸来到杭州杜府正式提婚,杜冶芬欣然应允。两人在上海举办婚礼后,双双南下香港。

刚到香港那几年,两人日子过得非常艰苦。杜冶芬在长城电影公司找了一份场记的工作,金庸则是新晋编辑,两人都不再是大户人家的少爷、小姐,需要自力更生。

一开始的生活是甜蜜的。金庸回忆道:“我也爱她,她也爱我”。

文人表达爱意的方式含蓄又雅致,当时他在《大公报》写影评,包括后来编剧,用的笔名是“林欢”。根据大舅子林冶秋的说法,这是因为他们夫妇两人的氏“查”和“杜”中都有一个“木”字,双“木”成“林”。一个“欢”字,可以看出两人当时的琴瑟和鸣。

然而,也许是生活水平上的落差,也许是语言的隔阂,身边缺乏朋友的杜冶芬始终很难适应在香港的生活。

私荐||凡人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

金庸积极追求事业,平时非常忙碌,还曾有约一年时间呆在北京,留她独守空房。


此段时间,金庸也遭遇人生另一变故,那就是父亲因为政治问题在大陆遭处决,他却未能回浙江去见自己父亲最后一面,经受这一打击的他足足花了半年才走出来,自然很容易就忽视了身边人。

金庸的第一段婚姻最终没有走下去。杜冶芬最终选择离开他,独自返回杭州,两人分居。1953年,金庸来到杭州办理离婚手续。

金庸后来在接受香港电台《杰出华人系列》纪录片访问时表示,“现在她儿子都这么大了也不妨说,其实是她betray我,和其他人拍拖。这当然对我是很大的打击。”

根据杜冶秋的说法,妹妹和金庸的分开,其实没那么复杂,是因为“爱尚且存在不足”。

金庸说过,自己最向往的,是中国人从一而终、白头偕老的爱情。他对离婚的结果早已释然,无法接受的是自己失去了从一而终的机会。他的作品,写到很多终身厮守的爱情,或许只是一种“心理补偿”吧。


02

夏梦:痴恋,还是倾慕?

“夏梦到底是小龙女,还是王语嫣?”

金庸小说中的“夏梦论”,在金庸爱好者中算一桩公案,源于坊间传言金庸曾痴恋夏梦,但苦追而不得,于是将这份感情寄托在书中。

私荐||凡人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

《武侠世界》总编沈西城在他的《金庸与倪匡》中写:

“在他的小说里,不难看到夏梦的影子。‘射雕’里的黄蓉,‘神雕’里的小龙女,《天龙八部》里的王语嫣,无论一颦一笑,都跟夏梦相似。 ”

这句话流传甚广,但不太经得起推敲。看夏梦当年的照片,她其实大气、典雅一路,眉宇之间有一丝英气,和金庸这几个人物在书中的描写相去甚远。

沈西城和金庸交情很浅,仅仅因为给《明报》供稿见过两面,但因为与金庸老友倪匡熟悉,听得他只字片语,便拿过去大加发挥。

三毛也是金庸的忠实作者,据说曾在一次晚宴中特地找倪匡求证金庸与夏梦之事。倪匡酒酣耳热,支支吾吾地说:“唔,应该是有追过吧……”

三毛借此大加发挥:

“不了解金庸与夏梦的这一段情,就不会读懂他在小说中‘情缘’的描写。”

那夏梦这边如何说的?陈鲁豫2016年曾采访夏梦,问及与金庸往事,老人家面露尴尬:

“我们很少联系,没有大家传得那么神。”

夏梦女士是当年长城制片公司的三公主之一,被称为东方奥黛丽·赫本。

私荐||凡人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

1953年,金庸兼职为长城制片公司做编剧,后来从《大公报》辞职后以此为业。而夏梦是公司的花旦。金庸编剧的《绝代佳人》被认为是为夏梦度身定制。

1959年,金庸导演《王老虎抢亲》,女主也是夏梦。

但早在1954年,夏梦已经嫁作人妇。传说当时夏梦婉拒了金庸的追求,只道来世。

1956年,金庸与第二任妻子朱玫结婚。

后来,金庸在《明报》为夏梦开专栏,彼时《明报》一直是一份小报,一代女星夏梦赏光在《明报》专栏开设,帮助拉动了《明报》销量。


私荐||凡人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

1967年夏梦随丈夫移居加拿大,金庸特意写了一篇《夏梦的春梦》作别:

“对于这许多年曾使她成名的电影圈,以及一页在影坛中奋斗的历史,夏梦肯定会有无限的依恋低回,可是,她终于走了。……所以她才在事业高峰之际,毅然抛弃一切,还于幽谷,遁世独立……我们谨于此为她祝福。”

他后来接受采访时,亦当众说过,他没有追过夏梦。


但金庸对夏梦当然是有一份情愫的,至于有没有化为行动,这就真的只有两个人才知道了,总之,夏梦要金庸做什么事,总归是无不从命的。

那个时代的男女,都是温柔有节的。


2016年10月30日,夏梦于香港病逝。两年后,金庸在同一天病逝,真是缘份。



03

朱玫:明月当空二十载,最愧患难枕边人

“当我在亲自主编之时,我妻朱玫每天从九龙家里煮了饭,送到香港来给我吃。”

1976年金庸在《“明月”十年共此时》中如是回忆那段创业时的生活。

1959年,金庸和朋友共同出资十万港元成立《明报》,而后又陆续扩充,增添晚报、副刊、月刊、周刊等等,曾经十分艰难。

这段时期,他幸得一位精明能干、从家庭到事业全方位支持他的女人,这就是他第二任妻子,朱玫,英文名唤作Lucy。

私荐||凡人金庸:三段婚姻、四段感情

▲这不是朱玫的照片,这张女主角依然是夏梦,朱玫留下的照片极少,我们可以猜想一对文人夫妇的生活状态。


朱玫港大毕业,英文极好,比金庸小11岁,是一名女记者,两人在《大公报》共事的时候因为共同志趣,成为爱侣。

据当时同事高学逵的儿子高洁回忆,自己小时候随父亲以及报馆同仁一同郊游,目睹两人恩爱情状。“朱漆九曲桥畔,相依相偎。我们还是头一次见识什么叫热恋呢。”

1956年,两人在香港美丽华酒店举行婚礼,在新闻界、电影界众多名人的见证下喜结连理。

大儿子查传侠出生之后,金庸决定创办属于自己的报纸,将家中的所有积蓄都投进去。

“有没有问过当时夫人的意见?”2007年鲁豫专访金庸的时候曾经问道,而金庸似乎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家里都是我拿的主意……”


(编辑:清枫学长)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2004-2023 edu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08103758号
网站信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