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育-家庭生活-家庭顾问网
  当前位置: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 法律顾问 > > 正文

并购法务:成就总法律顾问的利器

   日期:2019-05-14 01:52    

 

  并购法务:成就总法律顾问的利器

  一次完整的并购,可能涉及法务工作的全部领域,掌握适当的并购技能,有助于法务价值的实现,也有助于法务参与并购的最终目标——并购价值的实现

  文 《法人》特约撰稿 陶光辉

  参与投资并购,是企业法务的一项重大工作,可以涉及到上至公司治理、合规管理,中间是合同、税务、知识产权,下有劳动用工、诉讼仲裁等领域。可以说,掌握了并购技能,即掌握了企业法务的大部分技能。那些成功晋级为大型企业的总法律顾问,有很大一部分是依赖于他们的并购技能。并购律师也是依靠帮助企业并购重组为主要工作的。那么,从法务角度,并购有哪些不同,其关键点有哪些?

  充分联动的尽职调查

  尽职调查对于企业法律人来说,现在已不是一件陌生的事。不少的法务和律师经常参与尽职调查,对于法律尽职调查可谓习以为常。但很多失败的并购却要归责于尽调。这是为什么?原因就在于这些项目的尽调被当作是例行公事,未能充分、深入,且各专业的尽调被人为割裂。

  很多律师事务所在承接法律尽职调查项目时,往往仅派出低年级的律师和律师助理参与,让他们套用模板。这样做出的尽调仅是形式的尽调,只是合规的需要,甚至是出于律所自身的风控考虑。在挖掘目标公司的信息上,这种按模板进行的法律尽调,往往是集中在公司主体的合法性、历史沿革、资产权属、债务担保、知识产权、诉讼等层面。这些事务,对于公司并购不是不重要。但要通过收购一家公司,获得溢价和增长,不是知晓这些事务就可以完成的。这些只是基础的必要事项,而非充分事项。

  好的尽职调查,要深入目标公司的市场和风险情况。法律尽调是全部尽职调查工作的组成部分,它绝不能被当成是目标,整个尽调也只是并购中的一个手段。因此,法律尽调工作应上升到对目标公司的内部法务事项与外部法务事项进行调查、核实。注意,这里说的是法务事项,而非法律事项。两者的区别是法务事项包含了对目标公司的业务、运营,乃至战略的法律考虑。充分的法务尽调,就是假设收购方站在目标公司法务部的角度,他们需要了解和掌握的信息就是尽调中要求对方披露的信息。为保证法律尽调的充分性,公司律师团队必须先尽力了解和学习目标公司的业务报告、财务报告、营销报告,而不是仅仅去看工商登记资料、公司章程、董事会决议、合同等。

  好的尽职调查,还要有两个联动。一个是法务尽调,要和财务尽调、技术尽调与人力资源尽调联动。律师事务所的尽调之所以被认为是仅触及表层,就是因为做尽调的律师不了解或不愿了解目标公司的业务。联动,意味着法务团队要和财务、技术等尽调团队密切配合,充分交换资料及对目标公司的看法。第二个联动是尽调要和后期的交易设计、条款表述以及并购整合工作结合起来。以终为始,是高质量尽调的唯一方法。尽调重点、尽调方法与尽调结果是未来一系列决策的基础。这个看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中却经常被忽视。当然,这个情况的发生,也跟实践中缺乏可用的尽调数据及其质量高低相关。

  简单易行的交易设计

  很多刚做并购的法务或律师,看到一些投行顾问设计出的复杂投资架构,很是惊叹,进而膜拜。殊不知,在实际并购操作中,越是复杂的交易结构,其潜在风险其实是越大的。

  交易结构,是买卖双方为达到预期的交易结果对现状所做的调整。这个调整,应该越简单、越容易实施,才是最佳的。复杂的操作,只会加大交易难度和交易完成时间,离预期的交易结果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偏差。

  如果并购涉及多个主体、多重关系,天然地就是一次复杂的交易,那当然要配套复杂的交易结构。但作为最佳并购法务来说,在交易结构上一定要做减法,而非加法。甚至分成几次相对独立的交易来完成,也比在一次综合交易来完成要好。如涉及目标公司要剥离资产,卖掉子公司股权等事项,最好明确是以处理完毕这些事项为收购里程牌,而不是仅以某个时间点来判断收购进展。

  交易结构涉及交易主体、股权比例、支付方式、交易模式、交易步骤等要素。简单易行的交易,就是可以明确判断交易是完成,还是没完成。最简单的交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很容易判断哪出问题了。附带了很多前提和条件的交易,需要交易结构来满足双方对利益的诉求。但交易结构过于复杂,要素过于繁多,就会增加操作和执行的风险。如笔者个人经历的并购案例,需要变更交易主体两次,剥离四个下属子公司及名下一块土地,付款用现金加股票,还需取得两个主管部门对交易的同意。这些事情放到一个收购合同中。虽说是一个框架合同,但因为这些事情的前后操作、逻辑关系,也将交易置于非常不稳定的状态。一旦某个环节出现某个预料之外的事,如协商处理不成,将很容易造成收购僵局。这样的交易结构,看上去很炫,但一定要谨慎验证其可行性。

  灵活有序的退出机制

  收购是为了获得目标公司的股权或资产。企业老板们总是对收购势在必得,一旦进行收购,即在考虑收购后的种种美好。但作为法律专业人士,却不能跟着这样想。法务和律师,须考虑如果这次收购进展不顺利怎么办,如果对方不想卖了怎么办,如果己方没钱了怎么办。这就涉及并购的退出安排。它是一名优秀的总法律顾问要重点想的问题。为什么?因为是经验告诉他们,是市场的风云变幻给他们带来的启示。

  商业律师在起草并购合同时,往往假设收购会依照双方设计好的时间表和里程碑往前推进。拟定具体条款时,是按照交易流程来表述的。一般只在起草违约责任条款时会涉及交易的例外情况处理。但作为深知企业业务和老板风格的法务人员,必须要站在企业角度,充分考虑那些例外情况,不管是对方引起的,还是己方引起的,还是第三方包括政府引起的。对这些例外因素的考量,就必须与退出条款结合起来,以对抗未来一定时间段内不确定性带来的影响。有一个典型案例,2009年福建前首富陈发树以22亿元收购云南白药12.32%股份,后因未获国资主管部门审批而迟迟拿不到股份。站在收购方立场,这份股权转让协议对于这种意外预估不足,乃至最后陈发树仅拿回22亿已付收购款和区区750万的银行利息,而与近30亿元的股权溢价毫无干系。


(编辑:清枫学长)

返回首页  |  关于我们  |  招聘启事  |  版权声明  |  广告服务  |  投稿通道  |  业务范围  |  联系我们  |  返回首页  

版权所有:家庭教育-家庭顾问网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Copyright 2004-2023 eduj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沪ICP备08103758号
网站信箱:sheng6665588@gmail.com

回到顶部